最爱的你和我自己

最爱的你和我自己

嗨,小太阳,我这边的阴雨天已经持续一个星期了,泼墨一样的氤氲,我的心情也开始发霉,你到底去了哪里?

正如你所知道的,之前,我十分抵触下雨天,但是自从在那个雨中与你邂逅,你告诉过我,下雨天站在窗边,就能看见你,看见太阳。我就常常在下雨的时候打开窗,一个人呆呆地站在窗前,看着雨滴顺着玻璃慢慢地碎裂在地板上,然后用不了多久,你竟然真的会出现,然后用阳光一样温暖的眼光包裹着我。

在认识你之前,我通常读别人的故事来消遣自己,而我却对你的故事一见钟情。认识你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你都会在下雨天站在我的窗下,我会把自己裹得只露出一双眼睛,然后下楼,和你打着一把伞,在路上,或者桥上,或者咖啡店,再或者书店我从来都是听你说,你的声音很清晰地流淌到我的血液里,你的表达很流畅,讲的很投入。你的眼睛始终那么吸引我,比起我空洞麻木的瞳孔里,你的瞳孔总是散发着太阳般的光和热。然而你不会知道,就在那个时刻,我眼里映照的全部是你的影子。

时间久了,我们慢慢熟络了起来。我说我的灵魂是昏暗的,经常找不到我自己,所以每次我看见的你总是对我笑着,还总是讲很正能量的故事给我听,你说想要照亮带我回家的路。而这一年以来,我们依然维持着这心照不宣的默契。

两个月前,你突然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,怎么都联系不到你。我一个人生活久了,总是不停地与黑暗撕扯,而你的炽热总是让我不自觉地向你靠近。我确信我已经离不开你了。于是我疯了似的找你

最爱的你和我自己

,满城市地找你,去了我们去过的所有地方,我甚至都报了警,然而我还是没有你的一丁点消息终于有一天我真的熬不下去。那些人发现我的时候,说我昏倒在浴室里。紧接着,他们联系了我的家人,把我送进了一家精神疗养院再醒过来的时候,我的情绪被稳定了下来,四周弥漫着紫蔷薇的味道。

那个时候我就知道,我们是时候该说再见了。

我很感谢,这一年来你对我的保护和照顾,以及给我最需要的温暖。当然还是恋恋不舍,但是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。但是我并没有后悔认识你,也没有遗憾没有跟你做最后的道别。我想我爱你已经深入我的骨髓,我的神经,以至于我得了病,却不得不舍弃你,来换回更健康的我自己。这么做虽然是自私的,但是这样我就可以更用力的去爱你。爱你,就等于爱我自己

是的,我得了一种叫做人格分裂的精神疾病。这是我给身体里另一个自己写的第77封信,也会是最后一封。

一直以来,我祈祷在我身体里有两个,甚至多个灵魂的存在,并且他们在我的认知里确实是存在的。在我的世界分分秒秒都能够变得晦暗的时候,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,我不愿相信别人,所以自己安慰自己,自己给自己足够多的温暖来烘热另一具快要冰冷的躯壳。

我没有像多数的患者一样,被这样的幻觉一直折磨着,在我第一次发病昏倒在浴室的时候,我就被送到了这里。在接受治疗的过程中,起初我是十分排斥的,觉得自己在他们眼睛里面就是一个不可超度的怪物。这深深地伤害了我仅存不多的自尊心。但是我一直强迫自己,一定要还给自己一个更健康的灵魂。我有爱和被爱的权利,而我一直欠自己一个解释,欠这个身体一个拥抱。

现在是我接受治疗的第三个阶段,我和他已经分开了近七个月,我甚至忘了他的样子。只是在下雨天,身体还是习惯性地挪到窗边,打开窗户,流淌下来的雨水沾到自己的脚尖,一直波澜不惊的内心终于能够激起一片涟漪。就是那一丝丝的冰凉,让我意识到,一切都回到了正轨,我需要重新生活。

一年就这么过去了,看到窗外树枝上都已经长出了新鲜的嫩芽,我怯怯地伸手去触碰这些新的生命,竟然也可以这么柔软。我对着太阳,毫不畏惧地扬起45度的脸,睁着眼,微笑着。我看见了铺满鲜花的道路,路的尽头,全是光明,就连我自己,也有着太阳般的光热。

莫默

2016.5.12